橘络

晚风(一)(二)

  一.

     “别怕王杰希,那就是个熊人。”

       A大生命科学学院辩论队副队方士谦孜孜不倦的对每个学弟学妹们重复这句话,“别被他的大小眼给骗了”。

       新生们懵懵懂懂的点头,谁也不敢把这句话当真,偶尔会有胆子大的人反问一句,“王队怎么熊了呀?”

       方士谦眨眨眼,笑了:“才不跟你说。”

       过了一会又补充了一句:“加入辩论队就告诉你。”

       这大概是辩论队最神秘的事件——一向以稳重大方示人的王杰希,为什么在方士谦嘴里会成为熊人的代表。

       王杰希对此不屑一顾,他甚至根本就懒得搭理这一茬。

       他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每年的十月份都是辩论队最忙的时候,要忙着准备表演赛,要忙着组织新生赛,还有一年到头最最重要的校赛。

      重要的事情那么多,哪里会有精力去管方士谦犯熊呢。

      最先到来的是表演赛。一众没有节操的老人们自己拟了一个简单又好玩的辩题:生科院男生和生科院女生哪个更寂寞。

       这场表演赛的气氛热烈,尤其在学姐调笑般的说“对方辩友,你知道现在黄瓜已经多少钱一斤了吗”时,教室里被新生们发出的欢呼声所充斥。

       王杰希轻轻往台下一瞥,看到新生辅导员皱起的眉头时心沉了沉。辩论队在以科研至上的生科院里一向不得重视,没有独立的办公室,没有独立拉赞助的资格,没有官方宣传号的招人启示,一路跌跌撞撞走到现在,以往各届学长学姐带队都没能在校赛取得什么好成绩,如果再因此被辅导员所厌弃,恐怕将来的路会更难走。

       没什么办法,王杰希微微抬手向主席示意,同样是辩论队老油条的主席也看到了辅导员的皱眉,微笑着拿起话筒,不顾还有十几秒的自由辩时长,强行结束了这个放飞自我的环节:“作为喜羊羊与灰太狼拍摄地之一的我听到你们的话很难过,决定结束这个环节。下面有请反方四辩进行总结陈词。”

        意料之内的,表演赛结束后的第二天王杰希和方士谦就被辅导员拎过去训斥了一顿:“低俗!没有素质!你们是辩手还是流氓?你们展示了你们的辩论技巧吗?我本来就不同意你们搞什么辩论!不好好学习搞什么乱七八糟的,你们靠这个找工作吗?要搞还没有什么好成绩,还申请独立办公室?做梦吧你们!”

       两个人都没有说话,挨过了批评向辅导员道歉之后走出了老师办公室。方士谦一关上门就作势踢门,被王杰希一把揪住领子,正要回头发火时看到了一个有点迷茫的男生。

    “学长好,”男生很快就调整过来,笑着向他们两个打招呼,“我有去看昨天晚上的表演赛,学长学姐们打的都超厉害。”

       方士谦嘿嘿笑了笑:“那周末的校赛也要来看哦,更厉害。”

    “那肯定呀。”男生笑着挠了挠头,挥挥手,“那我先走啦学长。”

    “拜拜。”方士谦和王杰希一起挥了挥手。

      今年的校赛又是抽到了死亡之组,万年校赛亚军环材,一神带三坑的光电,还有二四辩起飞的国交,拿到抽签结果的队员们都愁秃了头发,直说队长只是看起来欧,真正需要欧的时候黑的像个埃塞俄比亚人。

   “我本来想摸的那张是B组。”王杰希轻轻的一句话让队员们都闭上了嘴。B组,校赛冠军经管和联赛冠军人文齐聚,根本就不敢惹。

       话是这么说,可今年的他们也不怕什么。

       第一场校赛打响的前一晚,方士谦悄悄摸到王杰希的床上。两人同在一个班,还没进入大学时就在新生群里聊得火热,军训第一天就正式面基,相逢恨晚似的申请了双人宿舍,gay里gay气的厮混到了一起。彼时王杰希正在小声念读自己的四辩稿,看上去一点也不想搭理方士谦的样子。

    “老王,我还是有点紧张。”方士谦举着自己的驳辩稿和己方的一辩稿,“我太想赢了,我怕到时候我反而会发挥失常。”

       王杰希放下了自己的稿子,伸手摸了摸方士谦的脑袋:“光电只有肖时钦一个人,他又是个四辩,前三个辩位只要压着打,他翻不了盘的。”

……

       其实你说的也没错,可我怎么就听着感觉肖时钦那么可怜呢?方士谦脑补了一下肖时钦坐在四辩的位子上听着前面三个队友哐哐承认各种不该承认的东西时还要勉强微笑的样子,那一点紧张感倒真的是消散了。

    “假如你不会在赛场上犯熊的话。”王杰希突然又补充了一句。

    “你不要再提了!”

       这是一个辩论队内的禁忌,方士谦学长打校联赛的一场比赛时,在自由辩结束后分析了一下战况,觉得己方胜券在握,于是在结辩的时候放弃了早就写好的四辩稿,开始了一个思路清奇的结辩:站在资本家的立场上诉说国家各项政策的不公。

       这直接导致了这场比赛的失败,评委点评时一个个摇着头只说生科论的出发基调就是错的。

   “可我现在也觉得我没错,”犹豫了一下,方士谦小声开口,“辩论不就是应该有不同的思路吗,他们既说不出我说的哪里不对,却又觉得我不够根正苗红……”

       王杰希终究没再说话,只是笑了笑。

       于是方士谦摆摆手:“不想了不想了,没赢说啥都是虚的。早睡觉,明个儿打个好仗。”

 

 

二.

   “假如在这个绝境中,仅仅带走食物是不足以活下来的,想要活着走出荒漠,你还要杀死你的同伴,拖着他的尸体,每天从他的尸体上割下肉,每天看着他的尸体一点点减少进了自己的肚子,像野兽一样生吃活吞,即使生了蛆,开始腐烂,有了异味,撕咬都撕咬不下来,也要硬着头皮一点点的咽下去,肉吃没了还要啃骨头,在马上走出沙漠的时候把剩下的没进到肚子里的部分掩埋,见到别人时很难过的说同伴没能挺过来,往后的每一天,每时每刻,你都记着是同伴的身体让你活下来的,但你说,人为了活下去什么都可以做,这是自然规律,”王杰希神色平静的看着评委,“人性本不该如此。”

    “本场比赛的获胜方是:反方,生命科学学院。”

       随着主席结果的公布,方士谦嗷呜一声跳起来抱住了王杰希:“第一次啊他妈的,咱院第一次赢校赛啊!!”

       王杰希笑着把方士谦从身上薅下来,拍拍他的脑袋,揪着已经快要失去理智的同伴们去握手。

       对比起生科的群魔乱舞,光电显得格外的愁云惨淡,肖时钦拍了一下王杰希的手:“看见你俩二四辩我就觉得要凉,做人留一线日后好相见啊老王。”

    “哪能呢,”王杰希十分熟练,“跟你留一线,现在就不知道谁输谁赢了。”

    “加油。”肖时钦没什么聊天的心思,拍了拍王杰希的肩膀就带着队员们匆匆离去。

       本场主席叶修凑过来,装模做样的感慨了一声:“可惜生在光电,个人技术再强,也不能一个人打四个辩位啊。”

       又看了一眼王杰希:“大眼儿,能跟我们碰面不?”

   “你没问题就行。”

       当天晚上就是新生赛第一场的开始,小院的新生赛本来并不会吸引太多的观众,但生科一年出了王杰希和方士谦两个校队绝对主力,又刚刚在校赛碾压了光电,一时间风头无二,各个院的队长副队长都坐在了观赛席,打算来探查一下生科未来的实力基础。

        这大概是生科辩论队起飞的前奏。王杰希看着热热闹闹的教室,抱着胳膊靠在墙边盘算着,等小组赛出了线就开始着手申请辩论队办公室的事情,他早就看好了,闲置的222就很不错,在整个院馆的角落处,远离了老师们的办公室和那些实验室,基本没有什么被使用的情况,他早就偷偷配了钥匙,平常没事就领着辩论队过去熟悉环境,可谓是万事俱备,只差老师同意。

       小组赛出线应该是不难的,国交或者环材只要赢一个,基本就可以确定一个出线名额……

    “王杰希!!!!!!!!!”直到肩膀被狠狠地拍了一下,王杰希才回过神来,挑了挑眉看向满脸怒色的方士谦,“你做什么?”

    “你还问我做什么?????你看几点了!!!!!要比赛了!!!!”

     “啊,抱歉。”

 

     “其实对方辩友今天给我们举的例子都不是拿得起有多难,而是拿得高有多难。”台上的比赛已经进行到了尾声,方士谦盯着正在进行结辩的男生,戳了戳王杰希:“这个还不错哦。”

   “是挺不错的,”没等王杰希说话,坐在旁边的叶修先开了口,“风格蛮好,我挺喜欢。”

       闻言,王杰希挑了挑眉:“你都大三了,想对小学弟下手?叶学长不知羞啊。”

    “哎哎哎,哥像是那么没正经的人吗,”叶修故作严肃,然后又恢复到漫不经心的样子,“倒是你俩,同床共枕那么久了,准话也没一个。”

   “叶修你gay眼看人基不是?”方士谦斜着眼看叶修,眼角余光扫到王杰希没什么表情的脸,气都有点不太顺,“我超直!”

    “是是是,比螺丝钉的螺纹还直。”

       方士谦和叶修幼稚的吵了起来,王杰希却依旧没什么反应。倒不是他毫无波澜,而是不知如何回应。

       因为他不直。

————————————————————————————

前几天发了个小短篇打算试试水,还是没忍住想写个长篇,大学背景,不只是辩论,因为我自己学的是生物技术所以就打算往这个方向写啦hhhhhh,不知道这样排版看着舒服不舒服,总之第一次很紧张啦hhhhhh毕竟是我吹这么多年cp以来第一次产粮,紧张紧张

我现在知道什么叫做其实没那么喜欢
就是看到你发的苦情说说我都无动于衷
别人都觉得我太过于残忍
其实你知道的   你应该知道的  
今天想起以前一起吃的火锅  突然很馋
但我没有想你
我想有个男朋友了.
是个子高高,手掌大大,肩膀宽宽的男孩子
有好听的声音和有力的臂膀
可以一下子把我揽进怀里
但这些话我都不会跟你说
我还记得你说的  你对于性别而造成的恋爱困扰十分难过
我知道你对你前女友那句话耿耿于怀
其实我也是那种人嘛  没差的
我不能发说说 因为会有人告诉你
不能发微信 因为太多亲人
不能发微博  我知道你还关注我
这是我最后一片净土了  
你看  谈个恋爱让我没有一点自由
这可不行

漂亮哑巴

        我是某偶像组合的一名成员。
        曾经是。
        我所在的组合,是曾经的登顶团体,每次回归时都毫无对手,唯一的目标就是刷新自己的记录。
        没有丝毫例外的,我们也在公司的要求下炒作cp,现在的小姑娘不都喜欢这个吗,一个个真情实感的要命。
        我的官配cp,是我们组合的队长,王杰希。
        我说不上我对他是什么感觉,王杰希的人气很高,是队内top,当之无愧的ace。pd曾经拍着我的肩膀告诉我,要我抓住机会。可是,在练习生时,我和王杰希的关系并不好。
        他对待不熟的人是很严肃高冷的样子,我讨厌他那样子对我,但我不知道该怎么和他熟悉起来,让他也对我笑的眼睛眯起来。所以我选择冷落他,我也不理他。我拒绝跟他一起去练习室,即使我们两个是室友。我拒绝跟他一起参加聚会,虽然每次都会被前辈教训。
        可是凭什么他对我冷漠就不会被说。我不服。
        林杰前辈宣布退出娱乐圈的当天晚上,我和王杰希第一次一起出现在聚会上。前辈抓着我的手,放在王杰希的手上,笑的眼里几乎要落下泪来:“你们两个,要登顶啊。”
        这是当然的。没有一个爱豆不想登顶。没有一个爱豆不想站在顶峰。
        王杰希却是摇了摇头:“我不敢保证,但我会尽力的。”
        我在内心嗤笑了一声,就你的大小眼儿,确实没法保证。
        没有想到的是,随着出道日期的逼近,王杰希练习的时间越来越长,我早上起床看不到他,我晚上睡觉碰不到他,他好像装了发条一样,在练习室泡着不出来。这怎么可以,如果他累垮了,耽误了我们的出道计划怎么办。
        半夜十二点,我跑到公司,推开了练习室的门。
        我看到王杰希半蹲在地板上,有水滴顺着他的脸庞滑下来,他随着门响抬起头向我看来,眼眶微红,整张脸像被水珠包围了似的,眼睛眯起来,平常的锐利都不见了,整个人显得温和又性感。
        这样的王杰希真是不一样。我走过去,也蹲在他面前。
        我仿佛不受控制了,我听见自己说,队长,一起努力。
        然后我面前的人,笑了。是我曾经见过的,笑的眼睛都眯起来的,我希望他也对我露出的那种微笑。
        直到现在,我也没见他笑成那样几次。出道之后,王杰希变得越来越成熟,也……越来越敬业。
        pd说方士谦,你和王杰希组cp吧,正副队cp,现在你俩的cp也是团队人气最高的cp呢。
        说不上怎么的,我就答应了。我还是没能和王杰希成为知心朋友,没能消除我们两个之间的距离感,但我觉得这并不妨碍什么。
        我们的炒作很成功。
        我在凌晨摇醒王杰希,让他陪我去买宵夜,告诉他我们在炒cp。他迷迷糊糊的坐在床上揉着眼睛,随手揪过旁边的衣服套上,我拽着他的手腕,又悄悄的往下抓住了他的手。王杰希没有拒绝,反而回握了过来。
        我和他并肩走在空旷的街上,听见他小小声的打哈欠,我偏过头看他,路灯莹黄的光洒在他的头上,细碎的头发呈现出不可思议的柔软的感觉。
        我有点想摸。我忍住了。
        我拖着他陪我去上英语课,即使王杰希根本不需要上这个课,我告诉他我们在炒cp。王杰希呆愣愣的坐在我的旁边,盯着外教一张一合的嘴巴,显得百无聊赖的样子。我给他戴上耳机,让他听音乐等我。
        我碰到了他的头发。真的很软。
        我开着车带他回老家,他是第一个坐我的车的人。我告诉他我们在炒cp。王杰希举着手机拍我开车的样子,发到微博上,然后笑嘻嘻的附在我耳边,跟我说我开车的样子很帅。
       是我喜欢的那种,笑的眼睛都眯起来,我一直期盼的笑容。
       我们的炒作之路终止于一次综艺。主持人让我和王杰希吃一根pocky饼干,最后剩余不能超过两厘米。我看着王杰希把饼干的一端咬在嘴里朝我走过来,柔软的头发,笑的眯起来的眼睛,和一股温柔的气息。
       我迎上去几步,扶住了他的脑袋。我一口口的咬碎饼干,像运动员冲刺一样冲向终点——王杰希的嘴唇。
       我不记得队员的反映,不记得主持人的圆场说辞,不记得经纪人在台下的跳脚。我只记得,王杰希睁大的双眼中,有一丝厌恶。
       我本来想……
       我想什么呢。我大概,用力过猛了。
       后来,粉丝们更加相信我们俩是真正相爱的,即使公司已经不再让我们炒作,我也不再拉着王杰希去吃宵夜,不再拉着王杰希拍照,不再注意他的笑容。
       再后来,我们的组合解散了,王杰希转成了演员,一步步稳稳当当的走向影帝,而我变成了幕后制作人,为公司散发余热。
       某一天,我在手机里翻到了很久之前的跨年之夜,我和王杰希拍的视频。王杰希脸冻得红彤彤的,在星空下难得活泼的像个小孩,他向我大喊:“方士谦!你要一直陪着我!”我也向他大喊:“那你要一直爱我才行!”
       我记得他说,五十年之后再一起看这个视频。
       我也记得在王杰希公布恋情的那天,有记者问我,曾经我和王杰希是十分火热的cp,那时候我们是不是在一起了呢。
       我想着这记者是故意拆台的吗。
       我仿佛又不受控制了,我听见自己冷笑了一下:“怎么可能,我和他,只是普通同事。”

你好冷酷哦
有人这么说我
同性之间有些事情和异性还是不一样的,但不管是对于同性还是异性我都是喜欢沉稳又可靠的那种,可能我要求一个女生给我很多可以依赖的感觉是不对的,所以在相处中,喜欢渐渐被消磨了,我没有办法去接纳一个幼稚的人。
所以我很冷酷的离开了。
其实我有点难过的,因为直到分开我也没办法在大家的社交圈子说我们俩曾经互相特别喜欢,只不过因为不合适而分开了,我也不能让大家知道有那么一年你是我的我是你的,我还挺难过的。
但我没什么遗憾你知道吗,在我拒绝你复合的要求然后被你拉黑之后,我自己想了想,我觉得再来一次,可能我都不会同意和你在一起。
同性恋真的蛮累的,我现在只能庆幸我是个双。那你该怎么办呢。
我现在最讨厌听到的言论就是同性恋没什么不一样的,都是放屁,这样说的人大概真的没体会过那种感觉,不是所有人都可以不在乎大家的言论,也不是所有人都可以不顾及父母的感受。
我要找个男朋友了。
到我该结婚的时候。
最起码男孩子可以在身体上给我安全感,到我跟你在一起的时候,除了患得患失,就是分了算了。

差不多快到头了吧

很多时候,我幼稚,任性,三分钟热度。我受不了自己一腔热血去做的事情碰到别人的冷屁股,如果碰到了,我就不想要了。我控制不了自己的情绪,可我能控制自己的话语。我从不对人说滚。除了一个实在没办法改正,并且因此吵了很多架关系越来越僵的朋友,其他人但凡跟我说滚,我就真的滚了。我不懂为什么有的人在生气的时候可以不顾后果的做很多事情,不是什么事情都可以被原谅的。我很纠结。我不明白。我不敢说。我很累。